大名山:普洱茶由地主經濟向品牌經濟轉型的拐杖

  茶行業要從稀缺資源經濟(名山茶)、盜版經濟(假冒名山茶),轉向品牌經濟,首先定價模式,要從資源定價轉向品牌定價,其次要培植品牌集群孵化的土壤,即將傳統的物質資本大基建轉型升級為品牌經濟大基建。品牌經濟大基建為,資本投入由物質資本向人力資本傾斜,傳統三產向新型三產升級,打造新型服務業、新型工業與新型農業,并將創新作為品牌經濟的核心驅動力。這其中,人力資本、新型服務業與創新至關重要,構成品牌經濟大基建的新動能。
?
  由資源經濟一步到位品牌經濟,對眾多廠商而言,無疑是休克療法。對長期依賴資源的茶企,切斷資源定價模式,無疑斷奶,而茶行業的品牌經濟新基建培育嚴重不足,導致茶企很難在短時間利用基礎設施,快速創建品牌。資源斷奶會體克,而品牌難產,這就導致許多企業仍在老路上徘徊不前,創建品牌喊了許多年,奈何雷聲大雨點小!
?
  大名山茶區開發,具有資源與技術定價二重性。大名山,以大拼配醇料與熟茶為主,是原料的深度技術化工藝化,其一方面是資源,另一方面是技術主導,故其能成為廠商由資源經濟轉型為品牌經濟的拐杖。
稀缺名山茶貨幣化,推動中國茶產業物質資本大基建進程
?
  競價稀缺名山茶資源,稀缺資源的貨幣化進程,解決了中國茶產業物質資本大基建的融資效率問題。
?
  物質資本大基建,是融進來的資金與勞動力、稀缺資源相結合,走的是資源與勞動密集型發展道路,屬于典型的地主經濟,即靠土地上產出的資源收獲地租回報。競價交易模式,不斷將稀缺的土地出產物——名山茶價格拉高,從而使中國茶形成從天價的奢侈品茶,到地價的大眾茶之寬廣的價格帶。價格帶給茶農與廠商帶來了巨大的定價空間,其可利用信息不對稱,將產品分類定價,針對不同消費人群進行價格歧視經營,從而獲取豐厚利潤。這就是茶行業被外界視為暴利行業之原因!
?
  就地租歧視性定價模式而言,茶行業確實是暴利行業。但其回報,要看市場景氣程度與經營能力,平均下來,眾多從業者只是過個小日子而已。最關鍵的是,信息不對稱在帶來價格歧視紅利的同時,也造成了行業交易成本過高,缺乏規模經濟與生產效率。這是硬幣的一體兩面,也可以解釋暴利的定價模式下,為什么大部分人只能賺小錢,甚至賺不了錢的原因。交易成本高,缺乏規模經濟與生產效率,導致茶行業品牌經濟難產,地主經濟盛行。
?
  地主注重看得見摸得著的東西,靠稀缺資源貨幣化融過來的資,大都投入到優質茶園、標準初制所、精制廠、倉儲與體驗化莊園等實物上去了,城市里的商業設施也偏向于茶城、茶樓、茶店等硬件。也就是說,地主經濟投資,偏向于將資金物質化,其投資的全產業鏈,完成了中國茶產業物質資本大基建進程。由于軟件缺失,加上硬件過于傳統,物質資本帶來的全產業鏈基建,支撐不了品牌經濟的發展。
?
  中國茶的品牌經濟,需要對傳統物質資本大基建進行產業升級,用“三新工程”——新型服務業、新型工業、新型農業,對傳統產業鏈進行賦能,將其升級為能孵化品牌集群的新基建。
稀缺資源貨幣化的擴大化——盜版經濟
?
  沒有體量的名山茶,其貨幣化進程,怎樣惠及整個中國茶葉經濟,乃至完成中國茶產業的物質資本大基建?靠的是做假名山茶,通過盜版經濟的形式,讓廣大從業者都享受到了名山茶的溢出紅利。
?
  本來產出沒體量,高定價消費市場狹窄的名山茶,通過盜版,做成了規模化的名山茶生意。名山茶正品,產生不了規模化的品牌經濟,從而落入地主經濟發展陷阱。但盜版產業鏈,可以解決缺乏規模經濟問題,讓稀缺資源貨幣化,向假名山茶資源貨幣化邁進,從而讓少數人受益的融資效率,變成全行業的普惠式基礎融資福利。
?
  中國的品牌經濟,靠的是中國制造向中國創造轉型。中國制造,解決了物質資本大基建。中國創造,解決品牌經濟大基建。中國代工經濟向品牌經濟的轉型,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經過盜版經濟這一階段,也就是代工經濟→盜版經濟→品牌經濟。
?
  茶行業,盜的不是品牌的版,而是名山茶的版。也就是,盜的是資源的版,而不是品牌的版。西方有成熟的品牌經濟,可供中國盜版。盜版可加速中國產業品牌化進程。中國茶行業缺品牌經濟孵化的土壤,卻有著豐厚的資源經濟土壤,故其盜的不是品牌,而是資源。茶界盜版經濟,只是有利于物質資本積累,但并不是品牌經濟的催化劑與過渡形式。相反,其扭曲要素價格,劣幣驅逐良幣,惡化營商環境。
?
  我們需要一種規模化的資源正品產業,來催生品牌經濟,這就是大名山茶規模開發的時代背景。從而讓茶產業補上,從稀缺資源經濟到品牌經濟躍升所缺失的關鍵一環。也就是,稀缺資源經濟(名山茶)→盜版經濟(假名山茶)→大名山茶經濟→品牌經濟。
?
  插播一句:我的寫作模式是,主題研究型寫作。同一主題下,會出現若干篇文章從不同角度來分析剖析。而且不同主題之間會有深度交叉,從而構成請上帝喝茶世界觀。由于文章集群成為普遍聯系的復雜系統,看我的文章,不能孤立一篇文章來看,而要看許多篇,才能發現有機結構與產業底層邏輯的闡述系統……
產業升級換“錨”:從資源定價到技術定價
?
  名山茶盜版經濟,屬于異化的規模資源經濟,而不是規模品牌經濟。做假名山茶,是一種扭曲的資源定價,會透支市場與品牌信譽,這就是盜版很難打造品牌的原因。
?
  資源定價,導致茶行業的要素資源長期投于物質資本建設,人力資本培育嚴重不足,三產偏傳統,長期得不到建立在技術品牌經濟上的升級,新型服務業缺位,傳統服務業撐不起行業的未來。
?
  茶行業要從稀缺資源經濟(名山茶)、盜版經濟(假冒名山茶),轉向品牌經濟,首先定價模式,要從資源定價轉向品牌定價,其次要培植品牌集群孵化的土壤,即將傳統的物質資本大基建轉型升級為品牌經濟大基建。品牌經濟大基建為,資本投入由物質資本向人力資本傾斜,傳統三產向新型三產升級,打造新型服務業、新型工業與新型農業,并將創新作為品牌經濟的核心驅動力。這其中,人力資本、新型服務業與創新至關重要,構成品牌經濟大基建的新動能。
?
  概言之,茶行業的品牌經濟新基建與新動能,需要尋找全新的“錨”,由資源“錨”到技術“錨”。
?
  在資源錨下,茶農廠商消費者,愿意為資源買單,而不愿意為人力資本、技術與優質增值服務買單,導致行業競爭長期圍繞資源的初級產品——原料進行,大家喜歡用非專業技術人員與中低技術人員,將服務價格壓低,重量不重質。只有產業定價的錨升級為技術,企業才會重視人力資本與服務品質,消費者才愿意為技術品牌的溢出價值買單,并承擔技術開發成本。
?
  同時,品牌經濟的新基建與新動能布局,需要巨額的資金投入,當錨不再對準稀缺資源與盜版經濟進行資幣化融資之時,茶行業需要全新的融資道具,這時“大名山”作為新生的融資工具就提上議事日程。
大名山茶區開發,具有資源與技術定價二重性
?
  大名山茶區的打造,一方面可以解決新基建的融資途徑與效率問題,其以名山規模正品的形式,可解決稀缺資源的產品與貨幣化供給不足的問題,又不會有盜版帶來的劣幣驅逐良幣現象,能將優質產品與品牌用消費者貨幣投票形式選出來。
?
  在某種程度上,大名山茶區綜合開發,是茶行業的資源經濟向品牌經濟過渡的最好形式,可充當廣大廠商轉型升級的拐杖。
?
  由資源經濟一步到位品牌經濟,對眾多廠商而言,無疑是休克療法。對長期依賴資源的茶企,切斷資源定價模式,無疑斷奶,而茶行業的品牌經濟新基建培育嚴重不足,導致茶企很難在短時間利用基礎設施,快速創建品牌。資源斷奶會休克,而品牌難產,這就導致許多企業仍在老路上徘徊不前,創建品牌喊了許多年,奈何雷聲大雨點小!
?
  大名山茶區開發,具有資源與技術定價二重性。大名山,以大拼配醇料與熟茶為主,是原料的深度技術化工藝化,其一方面是資源,另一方面是技術主導,故其能成為廠商轉型為品牌經濟的拐杖。
  綠茶也有拼配與精制,也講對資源的初級產品——原料,進行技術化再加工。但綠茶的加工是一次生命,以初制為主,精制只是初制的延續,其最大核心價值在初制,故綠茶產業被資源定價鎖定,就像普洱茶被文化與金融結構性鎖定一樣。
?
  普洱茶的初制是茶葉的第一次生命——綠茶化產品,建立在醇料與發酵工藝基礎上的精制,能賦予普洱茶第二次生命——新普洱茶(生茶還不明顯,熟茶完全跟曬青毛茶是兩個東西),成品的倉儲再加工賦予第三次生命——陳年普洱茶。普洱茶為什么有三次生命?是因為綠茶化原料、新普洱茶、陳年普洱茶,就風味而言,完全是三種價值不同的東西。
?
  而綠茶,初制讓茶葉風味基本定型,精制不過是后期對風味進行小范圍調整而已,本質上是一個東西,而且品質被初加工決定。也就是綠茶技術的最大價值在于初制環節,故形成了資源初級產品定價模式。當然,綠茶的大拼配,可降低成本。但這種降低成本的努力,也會面臨綠茶血汗工廠的無序低價競爭,并不利于在大眾市場打造品牌。
?
責編:yunhong
普洱茶品牌推薦
?

北京时时彩存在吗 日本最新一本道 全民福州麻将官方网 炒股配资 贵州麻将的算法及打法 美女麻将单机版apk 11选5开奖直播山西 广东麻将图文教学 球探比分网 上海百搭麻将免费下载 甘肃十一选五 澳客网即时竞彩足球比分直播 股票配资合法吗 赛趣网国标麻将app 华盛配资 好友麻将作弊器怎么用 牛达人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