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答錄:農殘是怎么喝出來的?班章味冰島味是怎么喝出來的?

  茶友問:農殘是怎么喝出來的?
?
  吳疆:首先要梳理一下現代農藥產自何時。
?
  農藥是二戰的產物,是消化當時大量的彈藥而研發,由美國始,中國當時與美同為戰勝國,1945年開始也研究農藥生產,1949年之后,迅速成為最大的農藥生產國及使用國。
?
  原云南省茶葉協會會長鄒家駒先生看到我寫過農殘的文章后,提出一個概念,把現在的百年老茶拿去做歐盟做農殘檢測(之所以提出到歐盟去檢測,是因為歐盟的檢測項目有600多項,遠遠超越國內的30多項。其次,眾所皆知,只要有辦法,國內的任何權威機構都可能作假。),也就幾千元錢,如果沒有,那么至少可以證明該茶為1945年之前的產物。但是,迄今為止,沒有任何一個銷售上百萬的一片的老茶敢華區區幾千元錢去做這種檢測。
?
  其原因在哪里呢?
?
  喝出農殘大約是臺灣大師的做法,人的嘴巴不是科學儀器,怎么可能檢測農殘?之所以有大師說喝得出農殘,目的在于,無非是普通人根本做不到,而大師做得到,讓人佩服,讓人不由自主景仰,讓學生不由自主掏錢買大師的天價古樹茶。
?
  一個戲法而已,居然有人信?
?
  近幾年茶葉的產量年年高產,茶葉的產大于供,全國的情況皆如此,云南的情況也如此,茶葉都賣不掉,還花錢去打農藥?勐海縣是普洱茶的重鎮的重鎮,如今勐海縣城周圍的小樹茶(市場稱為:臺地茶)茶農也不采,因為茶葉所賣價格還不夠工錢。
?
  (今天看到某茶葉協會發布的春茶行情,其中茶葉價格為300-600元,未注明是小樹茶還是大樹茶,如果是大樹茶,那就太便宜了,如果是小樹茶,那也太貴了,云南茶葉產值馬上翻十倍。建議領導還是去茶區看看,問問茶農)
?
  再一個,農藥噴灑有周期,那農藥的衰竭就有周期,時間往后,農藥就消減揮發了,并不是當場施藥當場采茶,有這么笨的茶農么?
?
  即使是某些著名茶區,由于古樹茶金貴,茶農無知,施打催芽素,這當然是短視行為,但是,一樣有個衰竭周期。
?
  再則,云南歷史上茶葉的病蟲害就一直比較少,無論是茶葉專業書,還是國外經典茶書《茶葉全書》當中皆有記錄,據科學家的科研分析,云南的病蟲害有360種,它的“天敵”有406種,(具體數字記不太清了)無論如何,總之,按照古人的栽培方式,天敵即可殺蟲,而無需噴藥。
?
  所謂喝出農藥的說法,不是大師就是神經病。
?
  問答二:班章味冰島味是怎么鑒別的?
?
  吳疆:一山一味,這個說法是有科學依據的。
?
  茶學上有一個詞,叫“山韻”,也就是說,茶學也承認“山頭味”這種說法,其原因在于區域、土壤、樹種、溫濕度、海拔、氣候等等條件的差異。當然,必須明確的是這是指毛茶,或者說綠茶時期,如果是發酵茶,比如說所謂老班章熟茶,我們不放理解為有苦底的熟茶即可,而并不一定就是老班章的原料,因為沒有人能在發酵中能分辨出是否哪個山頭。
?
  喝茶能喝山頭,其實基本做不到。
?
  但是,有人能做到,比如,常年蹲守山頭收毛料的茶商,其原因有二,一是茶商熟知茶農,知根知底,是哪個山頭的茶農,秉性如何皆知,其二,一個山頭有一個山頭的毛茶特征,相對而言,毛茶和餅茶來對比,毛茶沒有經過蒸壓,容易保持獨特的山頭味的特征。
?
  但是,這并非絕對,大多數人盲品,一樣找不到南北。
  老班章的茶葉原料中,邦盆茶、老曼娥的茶混入是很正常的事情。本就是一座山,只不過,人為的劃為不同的行政區域而已。
?
  再老的茶樹、再聰明的茶樹,恐怕不清楚行政區域這個概念吧?
?
  從大的概念上來說,老班章茶香氣獨特,呈現獨特騷香,(我不知道怎么形容這個香味,姑且為:騷香)
?
  其二,滋味濃厚,苦底明顯,苦底入口即化,明顯區別于老曼娥的苦茶,即停留于口腔的時間長短不同。
?
  至于茶湯,有人說老班章黃,冰島茶綠,其實這是與揉捻程度有關,與茶區無關。
  冰島茶香而甜,幾乎無明顯苦底。新茶好喝,而存放老茶則未必。(這不是說冰島茶不好,我認為這是喝茶的兩個方向,有人喜歡喝新茶,那又何必喝又苦又澀的東西?)
  其實,喝茶辨茶是一個長期的過程,學會喝茶的厚度、甜度、滑度為要,苦澀也要區別,有好的苦,有惡的苦,有果酸的澀,有毛茶初制出問題的澀,要能分辨。對于茶葉的采摘到初制到精制,這個過程未必要參與,但是要學會觀察、學會理解,這樣,才能對于茶葉的判斷有個全局觀。
責編:水方子
普洱茶品牌推薦
?

北京时时彩存在吗